基哥:很高興能代表台灣隊 倒數300天
Mar 13

每次收假,彷彿是對你我膠漆心靈的密合度試驗…


我們總在車水馬龍的地點相會、分離。
戲碼從去年十月開始上演,
剛開始在嘉義,偶爾在台北,是日在高雄,那廂又搬回中壢。
舞台隨著我的部隊駐地而遷徙。

轉眼接近五個月,在記數器上的比例正好是33.333%。

舞台在變,不捨的心情一直沒變。
隔著巴士、或者火車的玻璃窗,
我們不斷練習新的手勢,或是唇語。
偶爾北台灣的天空會下雨,
偶爾會因為看不清楚而拿出手機。

「靄。喔一。妳诶。」
是你教我的客語,我把這句話編成了只有我們懂的手語。

「靄」是食指自比,「喔一」是拇指食指成圈,最後「你诶」再將食指順勢向你指去。

在人來人往的車站街頭,大方的示愛,卻又隱隱約約。

延伸閱讀

  • 無相關文章

lock 發表於 2006 March 13, at pm 6:42
人氣: 1,362


3 Responses to “隔著玻璃窗的情話”

  1. 1. Dreamy 說:

    有著距離的愛情很苦,卻也很美。

  2. 2. lock 說:

    關於遠距離,我一直銘記某蛋白質大作家說過的一句話:

    「愛本身已經夠辛苦了,別再給它地理上的挑戰」,找一個和妳住在同一個城市的人,一班計程車能觸及到的體溫。

    談過兩次遠距離愛情,這些箴言我們都懂,都想力行。只是愛情初來乍到時,距離的苦怎麼擋的住兩顆奮不顧身的心靈呢?

  3. 3. 說:

    看了很感動呢~~
    有時我也會想像類似這樣的情節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看樣子是不可能的事….=.=

    小鎖要加油哦~~

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