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為什麼我們找不到前端工程師? 當你有了好的月薪嬌妻
Dec 05
這是一篇2014大選監票的心得,文長慎入。
從有記憶以來,我對政治的關心,大多是汲取大量媒體資訊,例如小學開始跟著我老爸讀民眾日報,長大後至少看半小時電視新聞 ; 少則與立場相近的朋友討論一些公眾議題,興之所至幹繳兩句,跟榕樹下泡茶下棋的阿伯好像沒啥兩樣,只是喝的是咖啡。偶爾有

從小學被老爸啟蒙,開始讀報關心政治開始,到成年擁有選舉權後,這14年來的台灣選舉投票,我總是每役必與,不曾錯過一次。

無論求學的城市離家鄉多遠,台北回高雄的高鐵多貴,我總會在週五的深夜抵達家門,讀完選舉公報,然後在週六投下這得來不易的一票。

對經歷過半百台灣史的長輩而言,為了神聖寶貴的一票,這點心力實在不算什麼。
那時,對年輕人來說,只為了把票蓋給這些老是出爾反爾的政客,犧牲了週末還舟車勞頓,好像有點傻。

今年,老婆幫我升格,我成了即將啟蒙另一個新生命的老爸。
北上討生活多年來,一直自許是南部囝仔,戶籍還是最愛的故鄉高雄。
一直到小子出生後,縱使心有不甘,仍折腰於這城市的豐厚資源,把戶籍遷到這轉眼也居住了五年的城市。

也因為如此,今年,我不必再舟車勞頓的回家鄉投票。
而隨著市長候選人的競爭白熱化,我也領到了這次鄉民口中的智力測驗考卷。能參與這場全國矚目的地方選舉,我居然感到幸運了起來。

投票,一直是我關心政治外,最重要的政治參與的方式。
六月底,這小子出生,開始了我人生中最忙碌肩膀最重的日子。
九月初,這場選戰的對決開始讓人興味盎然,血脈賁張。
價值選擇的大旗飄揚,公平正義的戰鼓開始催促著我這個假中產 / 微中年的男人。
身為中產階級,除了捐款,我能做的似乎可以更多。

是在某個好不容易把小子哄睡的夜晚,沒跟老婆商量,也不知道有沒有車馬費。上網留下資料,我報名了柯P的監票員。

下班後最後一點精力都被小孩榨光的我,也不知道那來的自信跟HP。又或許真是當爹了之後,對這土地油然而生的使命感。
容我往臉上貼金的比喻: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星際效應裡,那個為了孩子的未來,決定拯救世界的父親。

為了下一代更好的生活環境與公民社會,我報名了比投票還積極的政治活動,關於維護民主機制的監票工作。

經過一連串的資料閱讀,講習,甚至測驗。11/28這天,初心者要出發打怪前一晚的緊張心情,突然間被一個念頭給沖淡了。

『怎麼辦?我找不到一個夠方便的APP來看開票』

因為開票緊湊,擔心自己沒辦法低頭看新聞網站或是影音。焦躁的結果,就是前一晚,我居然在寫程式撈g0v的open data API,想弄個簡單的市長開票結果查詢。
http://www.lockchou.idv.tw/vote2014/

因為API掛點的關係,這網頁當下還是沒有派上用場。感謝老弟跟Randy哥當天實況轉播開票結果,偶爾人腦還是比電腦可靠些。

來談談監票的心得:我負責的投開票所是一間土地公廟,坐落在大安區的夜市旁。
夜市、宮廟與天龍國這個一般人印象中反差極大的組合,恰是台北這城市多元與文化融合的一種展現。
這場號稱台灣政治史上最大的選舉,除了全場在現場躬逢其盛外,身為使用者經驗與前端互動設計工程師,我也默默的進行了一整天的社會觀察。

1. 根據目測與印象統計:990個領票人中,中高齡人口的約佔七成。八年級的首投族極少,投票率7成3高於大安區平均6成1,也比全市6成7高。政黨傾向也符合經驗法則,投票率高者,綠營開出票較多。

2. 有個看來年過七旬的老先生,推著更老的阿嬤坐輪椅來投票,投完票後,他把阿嬤泊在門口,拿起平板為她照了張相。
雖然中選會規定投票所門口不能照相,不過既然今年中選會都不中選會了,這麼溫馨的畫面與毅力,大家也很有默契的Let it be。

3. 今天遇到的基層年輕公務員都很優秀,服務民眾的熱忱與態度讓人感動。不過老鳥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真是鐵飯碗三個字造就這個體系之僵固與墮落嗎? 新市長說他是乘浪而來,裸泳的人趕快去穿褲子吧。

4. 習慣QR code、文字檢索、容錯設計、使用者體驗、數位簽章、金鑰加密等資訊科技,再去看今日投票仰賴的實體封條、簽名蓋章、紙本書面作業、手動計算、正字統計等工人智慧與流程,身為資訊人,真的不能不期待 i-voting.

5. 監察主任居然是主任管理員的老婆!是說在我們家,老婆的確是負責監察我沒錯啦,但這是神聖的大選捏…

6. 管理員車馬費都是NTD$2100,監察員是NTD$1700,這外快似乎還不賴,不過工時長達12小時,對有志於打工者,發傳單比較輕鬆好賺。

7. 開票唱票真的很累,建議搭配大聲公才對。

8. 開票是件繁瑣的工作,能支撐我的動力,只剩下偷瞄廟公電視上不斷跳動的票數。跟真正的地方鄉民一起關心選舉,就像棒球還是要跟一群人看才好看。

以上是我監票的心得分享,沒遇到什麼爭議狀況,只是對於繁瑣的紙本作業與工人智慧,覺得落伍。
你問我下次還會不會參加監票?

『如果還是有一群人想靠作弊或是律法束綁自由,阻撓無黨無派的候選人推派監票員,那我就會一直報名一直報名…
去做公民之眼,去實現我心目中的公平正義。』

延伸閱讀

  • 無相關文章

lock 發表於 2014 December 5, at am 1:15
人氣: 1,755


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