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假的 百年好合!阿吉表哥賢伉儷
Apr 07

看見朱教官的迴響,把我拉回在國管院的回想…


我的國管院週記只寫到第五篇就嘎然而止,許多管院生活中的酸甜苦澀,像是狂歡低級卻又很溫馨的榮團會、小學生郊遊般興奮的忠烈祠參訪以及給朱教官的溫馨歡送等,在過期後居然只能回味,還來不及竟書,然後小鎖就脫下一身迷彩,帶著約20公分厚的講義、筆記以及臉盆拖鞋們,匆忙的在背上刺了菜字後下部隊報到。

在管院七週的生活,讓我們這群剛從中坑戰鬥營的菜鳥,無論在身或心上都獲得很大的舒緩。而在軍中文化與專長的學習更是長足進步,而貫串在這七週學習之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就是我們的導師-朱慧君教官。而ㄧ直到現在,我都還很慶幸自己在編班的時候傻傻的排到前面幾班,就算我的個子注定要在排尾,但因為這樣讓我被編到了朱教官的教授班,展開我在管院精實的軍旅受訓生活。

要形容朱教官得先從形容她的聲音開始,我一直在「嘹亮」、「響亮」與「宏亮」這些字眼間猶豫不決,後來想想應該是這三個形容詞的乘積最恰能代表(逃)。加上我們的訓期短,因為我們的官科專業範圍廣大,所以身兼我們六七堂課的朱教官,必須具備有非凡的教材統整能力以及超人的說話速度。不斷複習的關鍵字讓我們輕易的學習各種文書與檔案管理技巧。精闢的解說與有效率的練習讓我們幾堂課內學會了複雜的四角號碼規則。更不用說以實際案例為主的人事法規與考績考核應用,絕對是一堂坊間售價上萬的公務員實務講座,而非任何理論學家就能執鞭的課程(教官以後開補習班可以考慮請我去當文案企劃:P)。

正因為教官這些特質,我創下了自高中以來單堂課沒有打瞌睡的紀錄,還重拾了高中抄寫工整筆記的習慣,這兩件學生本分對於認真乖巧的大學生或研究生來說也許真的沒啥意義,但在我的求學史上是未來回想時會很感動的一件事。

對於很多義務役的阿兵哥來說,這些本質學能的學習或許構不上軍旅生涯的十一(對小鎖來說是百分之ㄧ),但下部隊的生活與未來駐地的型態絕對是每個人都關心的課題。要得到地理或位置的資訊,或許多少可依靠Google或PTT,但涉及軍中人事與單位甘苦與否這些最切身的內幕消息,就真的只能仰賴熱心的教官與長官。

在下部隊前的兩週,大隊長就開始調查我們每個人的駐地位置、報到時間與攜帶物品;而朱教官則根據她多年建立的徒子徒孫資料庫,為我們聯繫熱心的學長與單位主官,目的就是希望為我們這些菜鳥軍士官,在最快的時間內熟悉剛到部的環境與業務,減低我們心理上的不適應與不安。

就像18假一樣,我深深了解這不是我們的權利,這是我們的福利。而且是一項充滿溫情與關心的福利。也因為這樣,我才知道下部隊那天只要下午一點再報到、才知道憲兵要自己先買小國旗跟兵籍名牌、才知道我應該洗刷自己的刻板印象….

原來國軍還是這麼多具有服務熱誠的人才在裡面。

受到管院教官與隊長的影響,我曾經立志要當個好參一,立志要把這七週所學貢獻給未來一年的單位,我也想要用這樣的熱誠服務每個對人事有疑問的弟兄與長官。雖然,後來我的職位跟人事180竿子無關;雖然,我的講義跟筆記再也派不上用場,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教官說的話:「人和是人事業務推動的重要關鍵」。在國軍這個團體中,無論對於何種業務,我想這句話都受用。

管院未來即將要走入歷史,我的管院週記也許再也沒有時間補完。但我真心希望在這七週中交會過的每個朋友,包括教官,都能順利平安,時間地點橋好,我們一定要辦同會。

延伸閱讀

lock 發表於 2006 April 7, at pm 1:45
標籤:
人氣: 4,281


8 Responses to “再憶國管院”

  1. 1. 朱兒陶樂絲 說:

    親愛的小鎖
    想不到你真的應”觀眾讀者”要求
    寫了這麼一篇肥肥長長的一篇
    真是委屈了你啊
    也謝謝你毫不保留地把你的讚美留在頁面上
    希望我真有你說的那麼好\r
    那麼讓你難忘(偷笑)
    關於你形容我的那一段「嘹亮」、「響亮」與「宏亮」這些字眼間猶豫不決,後來想想應該是這三個形容詞的乘積最恰能代表(逃)。

    我想再恰當也不過了吧\r
    嗯\r
    未來也許真的會考慮聘你擔任文案企畫\r
    有你這麼說我安心多了
    至少
    退伍後不會失業
    在憲兵單位也要加油哦\r
    還是那句老話\r
    有需要我的地方\r
    不要客氣啦\r
    還有多介紹些美食唄
    你知道我也是很愛吃滴\r
    順便告訴你的那些反”軍文化”的朋友們
    其實軍中沒有他們想像中那樣爛啦!
    至少還有些好人在吧!

  2. 2. 朱兒陶樂絲 說:

    還有忘了說\r
    你的女朋友長得很漂亮喲!

  3. 3. lock 說:

    教官的好原本是不需要在我的網誌上特地強調,因為我們這群徒子徒孫早就都了然於胸,深深感激。

    管院這段時光之所以在軍旅生涯中美好,教官絕對佔了很重要的地位。也剛好這次放三天假沒有太多雜是要處理,所以為文寫下這份感激、留作回憶一定是要的。

    另外教官那個補充迴響有點「回饋」喔~~ (誰?誰在那裡偷笑?出來!)

  4. 4. 朱兒陶樂絲 說:

    喂喂喂
    我可是有話直說
    沒有回饋的意味啊!
    真的美就真的美
    沒必要說假話\r
    想不到小鎖的眼光還挺優的

  5. 5. mrmu 說:

    Hi 小鎖你好,
    看這篇文章的發表日期,你應該跟我差不多梯數哦~
    實際梯數我忘了XD,不過我在2005年10月入伍(資處預士第二梯),一樣也是朱教官的學生,說不定你是我同梯的XD
    現在朱教官似乎也沒寫Blog了~ 還真懷念在管院的日子呢,非常規律,雖然走在路上還要排好隊XD

  6. 6. lock 說:

    哈,我六班10號,你的樣子依稀記得,沒想到還能因為這篇文章找到我。 國管院的生活是軍旅最甜美的一段吧,朱教官這麼棒的長官更是讓我懷念在心上。希望你跟他都順利…

  7. 7. 朱兒陶樂絲 說:

    新聞台重新開張嘍~
    你們想念的朱教官已經拿到長期飯票在100年8月榮退嘍

  8. 8. lock 說:

    先恭喜朱教官,退伍多年,輾轉來到台北上班,沒想到還能拾回你的消息,跑去逛了你的網路老家,往事也歷歷在目的湧出了。

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