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熱血.壘球賽 好鼻在新竹-石家魚丸
Jul 05

中山的學弟小郭準備要旅美深造,而中山的壘球OB們,則以友情的力量加上男人的浪漫合力為小郭辦了這場送別賽,身為OB一份子,就算是在新竹,還是要趕著地鐵,前往參加這場熱血男兒的夏日盛宴。


熱血的辭令用了不少,但實際的情形則有點匪類:為了不想隔天清晨五點半起床才從新竹出發,我前一天搭著火車晃啊晃的晃到小民家。好友相見分外開心,兩人相偕吃了宵夜,一聊聊到凌晨三點,一直到八點夏普打來罵,我才拖著小民下床刷牙洗臉。

我想如果不是因為我主管也要來打,不認輸加上怕丟臉,我可能會同意小民一起睡到十一點(完全推卸責任的說法…)。
到球場已經是九點的事了,我們偷偷摸摸的走進球場,很心虛的在旁邊偷偷熱身,錯過了第一場比賽,但還是要全力備戰第二場。當然我熱身的好搭檔就是跟我一起賴床到八點的阿民。

棒球場上的阿民可以說是全台灣的英雄,他的伸卡球可以說是殺遍四方。這…是紐約洋基的阿民,不需要我多作介紹。

而中山資管的阿民,剛剛跟我一起賴床的阿民,他本身的職業是個RD,而他的伸卡球,同樣也是職業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熱身的傳接球就可以投出來。

嗯…寫到這裡,我沉默了半晌,想起那個熱到天空沒有半隻鳥,地上連狗都在家睡覺的週末早上,這個中山阿民跟我傳球熱身時,不斷以他的招牌伸卡球,往我身上招呼而來。每每當我把手套就定位,企圖想要捕捉這個movement(尾勁)超好的伸卡球時,卻每每撲了個空,只落的氣喘噓噓,追球興嘆。

中山阿民的伸卡球,從出手到落下,位移高達三公尺,而且軌跡飄忽不定。

追球追到汗如雨下,熱身熱到全身發燙的我,忍不出大聲說出:這孩子讓我很不舒服!

不過後來我回家想了很久,才領悟出來:原來OB賽大家都穿藍色系球衣,而穿著紅色球衣的阿民為什麼如此與眾不同?

因為他根本就是紅襪的蝴蝶球投手-魏克菲民。天底下接不到他蝴蝶球的人,又豈只是我周torre一人而已。

蝴蝶球外野手- 阿民,本身是個RD。認真寫程式的樣子跟守外野一樣帥。

=========================白爛結束分隔線================================

謝謝幫我們留影的豪狗,這張是說明OB雖然胖了但還是要有殺氣。


這是夏普得分的屌樣,畫面上的捕手我不認識,但讓我想到陳大順。

這是我主管揮棒的英姿,熱血的主管清早開車上來跟我們打球,剛接觸壘球不久的他有著超乎常人的天份,加上技術專業後,在我眼中是如神般的偶像(真心..)。

這篇文章沒有什麼重點,只是想寫寫這個輕鬆的早上,OB賽的氣氛彷彿回到大學時代那種輕鬆,沒有壓力的日子,跟小巫互嗆,看夏普耍屌,然後拿小民的動作大作文章(以前是甩棒砸死人),每一幕都是這群早已變成上班族的OB們,紓解壓力找回青春的精采演出。

至於場上表現,我客串了過去學生時代從來不曾守備的外野手,投手甚至是游擊手。結局就是在泥濘不堪的外野追球,在投手丘上跟打者嗆聲還被打爆。甚至打擊還沒有上過一壘壘包。雖然場上表現整個遜掉,不過賺到的流汗加歡笑,只能說非常值得。

嗯…僅以這場比賽祝福人已經旅美的小郭,雖然OB短時間又少了一個,不過這種比賽帶來的暢快,可以回味很久而且不會淡。

延伸閱讀

lock 發表於 2007 July 5, at pm 11:43
標籤: ,
人氣: 1,959


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