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債 太平山之旅(上)-排隊排到掛
Dec 28

這是合歡群峰的最後一篇,記於2008最後一週。
回頭檢視這標題,似乎把合歡群峰當作百岳中的小菜似的,輕鬆好消化。

事實上在第二晚,百岳新手的我們,由於跟高山症及風寒的搏鬥,早已無心享受星斗月色。更別說夜露挾寒風及凌晨四點起床的挑戰。不過也因為前一日疲憊促成的早眠,讓我們居然都順利的起床,再用過簡單的包子跟奶茶後,恢復神采的整裝出發,準備接受北峰及西峰的考驗。

不過現在想起這天行程上:連續十二小時的登高跟驟降考驗,讓我對於「上手」這個說法心虛了起來。

清晨湮著薄霧,預告今天的好天氣,但並沒有預告我們的順利。五點抵達北峰登山口,我們開始沿著連一人都難以容身的小徑往上爬,初期的路幾乎是70度左右的陡,許多口必須要抓著枯樹根或以手扳著岩石才能爬上去。陽光尚未探頭前,濕滑的植被與尖峭的石頭除了輔助向上外,也是阻礙。就這樣約30分鐘的路程,氣喘吁吁的我們也不禁皺起了眉頭,直覺到案情的不…

但登山迷人的地方也在這裡。只有30分鐘的路程,往下探還能看到火柴盒般的汽車在蜿蜒公路排列,無法欣賞到任何美景。
「這時放棄,風景就結束了」,我摸了摸自己的雙下巴,想起王安石的<始得西山宴遊記>,王安石教練的諄諄教誨一直在我耳邊想起。小汽車跟枯樹亂石,是我花了六七千大老遠跑來合歡山想看的嗎?當然不是,只有名山壯麗的風景才能無負於這趟的目的。

於是我們繼續前進,登山迷人的第二個地方也接著浮現,那就是友情。
我們在登高的路上互相等待,偶爾捎來一句問候:「還可以嗎?要不要休息一下?」其實,我們都知道,問的人自己想休息,沒有人會點破,只是相視而笑,默默的歇口氣,享受一口清水一抹微風(對!這時候得用享受)。這是大學畢業近五年,彰顯於高海拔上的老友默契。

陡坡後的山路漸平順,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仍無盡的往前展開。沿途是大片的高山草原,抬頭就能望見矗立如王者的北峰,看似就在前方3,500公尺,但每20分鐘為一個單位前進的我們,卻好像怎樣都無法接近。

「仰之不高,爬之彌艱」,是我粗鄙國學常識勉強能濫用的解釋。

就這樣靠著友情,王安石跟論語的支持下,我終於登上了北峰。
老實說「我終於登上了北峰」八個字,卻是汗淚交織。那種挑戰自己耐力,別人行我也行的不服輸精神跟當兵行軍有點像;不同的是,美景會在終點證明這一切是值得的。而我們有限的文字與影像紀錄,實在不及親身體驗的十一。

我在北峰頂留連許久,領隊已經催促著我們必須趕緊往西峰前進。這時候我跟佳益下了個決定,我們同進退的不再進行西峰的路,而打算由北峰原路回到紮營的地方休息。一方面則是我們衡量自己的體力,想輕鬆愜意的把北峰當成句點,多拍些照片多賞點美景,一方面是佳益的膝蓋已經無法再承受西峰連續驟降的路程,不想因為勉強而造成身體的傷害。

因為這個決定,我們兩個開始隨意的走,一面用錄影方式紀錄當時的心情,一面顧盼剛才因為急於登頂而忽略的風景。記憶卡的容量大多消耗於此時,也留下了很多至今仍感動不已的高山風采。在天氣晴朗的五月天,邊呼吸著稀薄但純淨的空氣,踏著緩慢的腳步下山,那種純粹不帶著半點微粒髒汙的天空藍和青草綠,也只能在這種高度的海拔,才得以映在眼簾。

下山時已是中午,隨便一碗泡麵果腹就開始休息。沒有參與合歡最後一站:西峰的我們,開始等待夥伴們歸來。然後一行人找了家山產舉行慶功宴。土雞、山菜跟啤酒下肚,告慰這這兩天的疲倦。最後沿著台7走雪隧回到台北,到新竹時已是半夜一點鐘了。

延伸閱讀

  • 無相關文章

lock 發表於 2008 December 28, at am 4:38
標籤:
人氣: 1,419


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