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蘭嶼 – 全台灣最美的海洋 如果連包裝都包不好
Oct 13

我的三十歲,準時在2010的10月13報到,一點都沒有遲到。
沒有特別興奮或悲傷,
倒是三十歲男人該有的煩惱,我似乎一樣也沒有少。

髮泥的消耗速度變快了。每早試圖用木村拓哉賣的人工添加物,緊緊抓住頂上的青絲,就像抓住青春。
青春,還是無情的在吹風機前飄落,殘酷的阻塞在排水口。

維他命的瓶罐增加了,補充了ABC,多希望也能補回些17歲的熱情。

存款似乎也穩定的增加著。嗯,挺安慰的。

昨天拿了兩個銅板想去樓下買點吃的充飢,才赫然發現:2010年的肉鬆麵包一個27。
我知道這個城市什麼都貴,40元的碗粿,50元的蚵仔煎,獨獨科技哇貴最不值錢。
存款真的有增加嗎?每年結算我都存疑?

因為房價一樣穩定的增加,一坪從30,35漲到50,跟一份蚵仔煎一樣。
粉越來越厚,蚵仔越來越小,不小心買到黑心貨鉻中毒算你雖小…

當然,一個鹽田兒女沒有悲觀的權利。
所以我偶爾還是激勵自己,賺夠了頭期款我們就回高雄買庭院種花的樓仔厝,週末開車去青鯤鯓吃半斤50的蚵仔。

等到好不容易賺到了頭期款。
打開104輸入”高雄, 使用性介面”,系統說抱歉沒有這筆資料。
不死心再輸入”高雄, 軟體工程師”,鍋董說抱歉肝不夠新鮮,一斤只值三萬八。

甩甩手繼續在這座叢林搏鬥,揉揉眼窩安慰自己至少我還能寫code。
摸摸鼻子,繼續賣肝賣眼等到有天把樓仔厝的尾款一次補足。

我也會羨幕老同學工作只是為了交朋友,忌妒我的好朋友走出陽台就可以在家看101煙火。
雖然阮北沒錢買天龍厝給我,但能混到個像樣的工作,還是要感恩當年填志願時他給的自由。
活到30歲,應該感謝的還是我那堅守南台灣的老爸老媽,一碗切仔麵10年不漲價的把我養大。
除了結婚這件事我不敢答應他,其他說什麼我都可以拼命的拿來榮耀周家。

最後許下一個三十歲的生日願望:願國泰民安,毛囊興旺。

延伸閱讀

lock 發表於 2010 October 13, at am 1:10
標籤: ,
人氣: 1,960


留下迴響